設計

Presage的設計

Presage系列結合了日本美學、傳統工藝及 Seiko 的機械製錶技術,
將其融入經典同系列錶款,提供了日本特有的美感、品質,及耐久性。


Laurel 面盤

1913 年,精工推出了日本製的第一款腕錶 Laurel。 許多Presage手錶都採用了Laurel的面盤架構,可以說是Seiko製表的起源。

備受各世代所鐘愛的錶盤設計

Laurel的設計在現在得到了復興。阿拉伯數字獨特的溫暖感覺和懷舊感使這款手錶受到了 100 多年的喜愛。手錶的尺寸和其他功能經過調整,更符合現代的使用。

特色的「12」

許多錶盤設計靈感來自Laurel手錶,許多手錶都採用了紅色和金色等顏色而成的醒目「12」。這種時尚的設計首先由 Laurel 使用,它不僅在設計上具有美學的吸引力,而且還可以非常簡單地顯示哪一側是頂部,非常具有實用性。



Timekeeper 面盤

Seiko的第一款懷錶於 1895 年生產,並配備了圓柱擒縱機構。
指針的形狀和時標的排列經過詳細計算,以實現高度的易讀性。與Laurel一樣,它是具有代表性的 Presage 設計之一。

保持出色易讀性的現代版 Timekeeper 設計

維持原本Timekeeper的設計,
指針的形狀和錶盤的材質升級為現代的設計,並且也加強了易讀性。

細緻入微的深度感

Presage 的錶盤帶有精美的層次感,印刷設計也賦予這些手錶立體感。
這不僅賦予錶盤獨特的美感,其立體感也增強了日常使用的易讀性和實用性。



渡邊力(Riki Watanabe) 設計

從錶盤的細節、易讀性和美感可以看出,現代日本設計先驅渡邊力(Riki Watanabe)的設計理念在手錶中得到了極大的傳承。

面盤配置

曲線有致的時分針以及渡邊偏愛的「Didoni字型」構成了簡單、美觀、不刻意求奇而易於讀取的面盤配置,成就了整體簡潔輕快的日式現代主義風格。

琺瑯與渡邊力(Riki Watanabe) 的設計哲學

琺瑯錶盤與渡邊力的設計理念完美契合。其獨特的溫暖質感也體現了他的設計主題,即如何將手錶“人性化”,使其不僅僅是一個時間測量的器具。

日本設計先驅

日本設計黎明期的先驅,創立日本工業設計師協會,在社會、教育領域對設計的認知方面做出了極大的貢獻,曾獲Triennale di Milano美術展金獎、每日設計獎、紫綬勳章等等獎項,代表作包含了「繩椅」、「鳥居椅」以及各地王子飯店的室內設計,為日本設計界的重要代表。除此之外渡邊在鐘錶設計方面也有深厚的造詣,SEIKO的時鐘、世界時區鐘、乃至於日比谷第一生命大樓的柱鐘皆是出自他的手筆,作品兼顧了美觀、易讀性以及對細節的講究而深獲好評。



Presage 精美錶盤靈感源自日式庭園

以日式庭園為靈感的設計系列。日式庭園獨有的色彩、光影、色調和侘寂在錶盤上均有體現。

日式庭園獨有的表現

將枯山水等日本庭園獨有的表現手法反映在錶盤設計上。有許多設計靈感源自於日本花園的石頭,另外柱狀時標在錶盤上投下精緻而豐富的光影感。

日本色彩

錶盤融入了日式庭園獨有的鮮豔色彩。豐富的表情靈感來自樹木和草皮的綠色、秋葉的紅色和湖水的藍色。


相關內容

Presage 靈感源自調酒

靈感來自經典日式酒吧的設計系列。 以雞尾酒為靈感的獨特色彩,即使在黑暗的酒吧中也能引人注目。

經典日式酒吧

一個靈感來自日本獨有的酒吧氛圍的設計系列。在這個系列中,黑暗酒吧的燈光和雞尾酒的顏色都被描繪在錶盤上。

錶盤的獨特顏色和紋理

每個錶款的面盤顏色均以雞尾酒調酒顏色為靈感。加入漸層色調和徑向沖壓,以實現美麗而豐富的色彩。調酒的形像以精細的細節表現出來,例如像雞尾酒杯一樣的狹窄時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