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IKO SEIKO

制作精工表盘有着什么样的流程?

首先做预处理,将金属放入酸液中清洗,去油。接下来上底漆,晾干后再上珐琅釉。等珐琅釉晾干后,进行烘烤,然后检查,最后发运。

有没有一些特别有挑战性或费尽心血才能做到的工序?

底漆是决定表盘整体质量的关键因素。这是最关键的一道工序。如果底漆太薄,表盘就会容易出现瑕疵;反之,如果底漆太厚,不仅会超出表款规定的标准,还会让准确着色变得更加困难。标准厚度范围应为0.10mm~0.12mm,后者才是理想的厚度。

您如何分辨那0.02mm的厚度差?

你可以通过计算上漆时间来做到这一点,也可用你的直觉来目测判断。通过观察表盘表面的湿润程度,你就可以大致了解涂层的厚度,并判断出下一步该怎么做才能实现最佳厚度。

还有没有其它挑战?

有人告诉我,精工使用珐琅表盘的历史始自“Laurel”,但在Presage上,一些设计元素已经发生了改变。在如今的面盘设计中,指针超过三个,内嵌一个子表盘,还有开放式的日期显示窗口。随着设计发生变化,上珐琅釉的方法也要随之改变。无论是握持喷枪的方式,还是喷涂珐琅的工艺都必须要改变,并且如今的珐琅成分也与以往不同。这一流程需要大脑、眼睛和双手的协调一致,才能适应个性化设计的要求,并创造出高质量的产品。

没有想到,为了适应设计的变化,对珐琅成分以及喷涂方法所做的改进会对光洁度产生这么大的影响。

不仅如此,天气也会影响到光洁度。某些环境的空气湿度在炎热的夏季会下降,因而在这些环境中,珐琅釉涂层的干燥方式变化无常,更容易导致表面不平整。当然,我们也有数据做保障,确保我们能够在气象条件发生变化时照样能保证质量稳定,所以我们的制作流程可以顺应天气的变化。不过,凡事总有意外发生,比如傍晚突降阵雨...你会发现,环境的突然变化甚至可能会让工作流程陷入停顿。最好的天气条件发生在从秋天到来年春天的阴天里。

由于这些制约因素的存在,您大约每天可以生产出多少个表盘?

由于制作过程涉及的工序有很多,很难给每天定一个明确的额度,但我已经确立了一个例行常轨,每天花半天时间做预处理,第二天进行涂覆操作。不过,这项工作无法返工,所以,加上最后的检查工序,我每月大约可以生产200-250个成品表盘。

每个表盘都是手工制作的,外加上天气因素不可控,所以大规模生产肯定是不可能的。此外, 您制作出的表盘专供精工使用,具有加工困难、价值贵重的特性。综合考虑这些因素,当您完成一件作品时,您有什么感觉?

说实话,我感到松了一口气(笑)。不只是我,还有很多人对腕表的完工做出了自己的贡献。但是,放在整个流程中来看,如果我负责的工序出现了延误,这将会给所有人带来麻烦。因此,我特别注意要赶在最后期限之前完工。

明白了。您确实具备一名工匠所应有的责任感。珐琅对您有什么吸引力?

珐琅具有独特的魅力,并且我认为它的魅力可以惊人地延续许多年甚至几十年而不消退。此外,烹饪器皿上的珐琅釉可以改善食物的口味,尽管这一效果的产生取决于烹饪方法。普通不锈钢或铝制炊具则会略微破坏食物的味道,而上了珐琅釉的炊具则不会。

您未来的目标是什么?

目前,我正在努力培训员工。我正在努力尽可能多地将自己所掌握的珐琅加工诀窍进行量化,因为量化数据有助于开展员工培训。如果我培养出来的工匠懂得如何利用这些数据,那么他们将来就能够继承我的珐琅表盘制作技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