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IKO SEIKO

大漆

大漆是一种在日本漆树的汁液基础上加工而成的涂料。日本大漆艺术的历史可追溯到绳纹时代(13,100 BCE– 400 BCE),据说,在当时大漆不仅被用作涂料进行装饰,而且还被当作粘合剂,用于将手柄粘合到石斧握把上。后来,由于大漆具有抗菌和防腐的特性,也被用来保存贵重物品,如保护家具和乐器免受磨损,最终艺术家们将之提升为美学元素,用在艺术品上。如今在日本各地,传统的大漆漆器工艺仍然被广泛实践。

石川县金泽市(位于前加贺藩境内)尤以其大漆工艺而闻名于世。加贺藩第三代藩主前田利常(Maeda Toshitsune)的生活年代正好处于动荡的战国时代末期向江户时代过渡的时期,他将来自日本各地、各行各业的著名工匠召集到藩内的“细工所(Osaikusho)”作坊。据说,大漆工艺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被著名的大漆匠人带入到加贺藩境内,由此成为如今金泽漆器的源头。随后,金泽培养出数目众多的大师级工匠,创造出一种风格独特的大漆工艺传统,糅合了武士文化和被称为“莳绘(Maki-e)”的金漆工艺。

漆绘艺术家 田村一舟

出生于1957年的田村一舟(Isshu Tamura)在大师级工匠清濑一光(Ikko Kiyose)的门下接受了传统的加贺莳绘金漆工艺培训。在将技艺磨练娴熟之后,田村先生创作出无与伦比的原创艺术品。他不仅将自身掌握的加贺莳绘工艺运用到漆器上,与此同时,还将之运用到奢华钢笔和腕表之上,他的作品构思精巧、细腻精美,赢得了全世界人民的赞誉。

大漆漆艺表盘折射出日本传统工艺 生产工序

  • 金属抛光

    数百年来,大漆一直被当作装饰和防腐蚀材料,用在不同金属物件的表面,上至甲胄,下至茶壶。

    由于手表表盘的打造采用金属材料,所以上漆流程的第一步是对黄铜制成的表盘进行研磨处理。由于大漆无法附着在光滑的金属表面,因此,研磨的目的在于将金属表面磨毛糙,方便大漆附着。木炭可实现此种研磨效果。虽然在研磨过程中,有好几种不同类型的木炭可供选择,但Presage表盘的研磨只选用了一种被称为骏河炭(得名自静冈县境内的骏河区)的木炭品种,因为此种木炭纹理细密、硬度适中。

  • 底漆,研磨

    一旦金属表面完成研磨,接下来就会在上面涂上第一层大漆。在整个表盘的表面涂上一层薄薄的底漆。底漆上完后,将表盘放入烤箱中加热。在对表盘进行加热处理时,时间的长短和温度的高低都会影响最终质量,因此要想制作出精良的产品,工匠必须要具备高明的技艺和经验。等底漆干燥后,使用骏河炭对表盘再次进行研磨。这一过程总计要重复三次,以确保大漆底漆能平整地附着到金属表面上。

  • 中间涂层,研磨

    在为期两周的时间里,上底漆然后研磨的操作如是进行三轮之后,表盘已做好上中间涂层的准备。涂抹中间涂层的目的在于加厚整个大漆涂层,以产生大漆独具的深黑色效果。底漆、中间涂层以及外涂层所用的大漆都由日本本土出产的。虽然市场上海外生产的大漆和日本生产的大漆同时存在,但采用日本本土大漆为原材料的涂层具有更高的品质,能在成品表面形成独特的纵深纹路。这一步对于产品最终形象的形成至关重要。

  • 外涂层,研磨

    涂抹外涂层是上漆流程的最后一步,并最终形成成品。最后一步还包括调整中间涂层的厚度,以创设与手表风格相称的外观和观感。造就光滑、平整的漆面需要高明的技艺和经验,而为了保证整个表盘的上漆精准无误,还需要巨大的耐心和专注力。此时便需要工匠们充分发挥自身的经年经验和直觉知识。

    外涂层上好之后,先用骏河炭对表盘进行研磨,然后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步骤工序中,用既粗糙又细密的磨刀石粉继续对其进行研磨,直至期望中的纹理出现为止。这一过程进一步增强了漆面的平滑度。接下来在表盘上涂上一层“摺漆”(干燥后变得透明),为表盘的下一步处理做好准备。

  • 成品研磨,摺漆

    截止这个阶段,表盘已彻底完成上漆,散发出大漆所特有的乌黑色泽。成品的研磨材料选用一种专门配合大漆使用的特定化合物,不仅能进一步提升漆面的颜色,还能擦除所有的细微划痕。最后,在表盘上再涂上一层极薄的“摺漆”,用来填补前期工序无法根除的细微划痕或气孔。

  • 拋光

    经过上漆和研磨后的表盘距离成品还差最后一步——抛光。在这一道工序中,田村先生用手指蘸上一种特殊的粉末,对大漆工艺表盘进行抛光。凭借细腻的技巧和直觉,田村先生仔细地对表盘表面进行抛光,将大漆的内在魅力充分展现出来。他还会利用抛光环节一边对大漆的光泽度和厚度进行最终检查,一边寻找任何遗留下来的划痕或气孔。这一道工序真正展现了大师的技艺。作为腕表的部件之一,成品漆艺表盘不仅散发出大漆所独有的色泽,还呈现出手工制作的个性特征。

  • 业界精选工具(莳绘)

    莳绘工艺所采用的工具非常罕见,目前存世的数量极少。通常, 漆器艺术家用以发挥技艺的工具,如刷子和粉筒,都是手工艺人自己制造的。田村先生的刷子由金泽山区的竹叶草制成,他将竹叶草固定在刷头上,使之成为自己双手的延伸。因为刷子是手工制作的,所以并非所有的刷子都符合田村先生的严格挑选标准。在二十把刷子当中,他只选用其中两至三把。他还用动物胶将人的头发扎成漆工抹刀,他特别看重这款工具的光滑特性。

  • 业界精选工具(大漆工艺)

    大漆工艺同样需要种类繁多的工具,其中一些工具相当独特。有一种刷子使用屋顶鼠的绒毛制作而成,材料特别难得,但此种刷子给人一种优质感。用鹤羽的羽管来撒粉末材料,用鲸须制作刮刀,用海鲷牙来打磨黄金。由此可见,匠人们的工具确实是充满创造力和好奇心的奇才发明出来的。

Creating a watch that shows the world a new face of Urushi lacquer craft